Saturday, January 19, 2019

2018 NUJ 中秋晚會/活動報告

分會活動動態



分會於去年10月1 日晚舉辦了一年一度的中秋晚會,地點在報館總社隔壁大樓的天頂俱樂部The club,不過參與的會員不是很踴躍。

我們在當晚在會上也順道舉行了簡單而隆重的“星洲分會臉書推介禮”,由主席孝仁主持。

會員們除了享用美食,也聆聽了總秘書兼分會執委陳城周匯報有關CA 的最新進展。


至於申請加入星洲分會FB close group的會員,可到本會臉書專頁查閱詳情和申請加入群組的規則。

 網址是: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41439796559615/














秘書處啟

星洲2017年勞資合約談判過程/總秘書匯報


致全體會員:

安好!

NUJ 職工會星洲媒體分會的部落格由於我不尋求蟬聯分會改選(2016~2018)而沈寂了一屆, 去年改選我決定接受時任分會秘書陳孝仁的邀請,加上總會中央理事會要我重返分會協助分會執委會,不管是協助還是提供諮詢或意見,我欣然答應加入第21屆的分會執委會擔任理事。

既然回來,我覺得我有義務再善用這個平台跟會員溝通,並提供正確的訊息給會員們知道。

在過去的兩年,儘管我在總會擔任副總會長(2016年9月總會的會員代表大會上,我也卸下總會長職,改任副總會長),我對星洲媒體分會的勞資集體合約依然表示關心,只是因為基於堅持不插手分會會務的原則下,我把CA的草擬和跟館方談判的應對事宜,全權交給時任分會主席陳偉倫所領導的執委班底。

但是,很不幸地,當時的執委會可能認為既然更換了領導人,自然要有新作風,因此上一屆的執委會也就同意採取不同的應對方法,包括同意資方獻議跟內部職工會的代表,一同在談判桌上進行合約談判,打破了我堅守了16年的原則。

然而,我起初也以為不干預分會會務的原則下,分會的談判小組或許可能會為會員爭取到更令人感到鼓舞的結果,殊不知,卻不幸地讓資方高層以“給公司周轉”為由而浪費了一年,而且資方在2018年年頭分會談判小組的調薪反建議居然是50令吉!!

這個調薪的反建議當然不為工會所能接受,於是之後在經過兩次的談判,資方最後答應稍為提高調薪幅度,但也僅僅是加薪一個點(point),根據現有2014~2016年的CA,記者、編輯和攝影記者組別的一個加薪點分別只是80及70令吉。

同樣地,公司如此低到完全出乎我們會員意料之外的調薪反建議,最終分會跟會員商榷之後,成功徵得全體會員的同意和委托,馬上終止談判及帶上州 州工業關係局(Industrial Relation Department)要求斡旋。

同年3 月,工業關係局官員在召集勞資雙方開會,在聽取了資方指工會單方面宣佈Deadlock ,於是要求雙方回到談判桌上進行最後一輪談判。

最後一輪的談判,剛好我去年2 月接任總秘書一職,我以總秘書身分聯同時任分會秘書陳孝仁、代主席蔡添華、執委林佳香和陳佩莉出席了4月12日與資方的最後談判會議。

席上,工會作出了最後的讓步,談判小組已經清楚表達了分會的最後底線,即把原本NUJ 最初建議的調薪15%,下降至增加兩個加薪基薪點加80令吉(2 point + RM 80),惟遭到資方婉拒。


資方依然以不能給超越內部職工會先前的調薪方程式為由,所以還是只能給我們調薪一個point,這個基薪點也就是依據個人的常年加薪點(C級80, B級 90,  高級105)為準。

攝影記者和編輯部美術員組的常年加薪幅度又比記者和助編少,即C級70,B級80,高級95 。

我們最終認為公司給予NUJ的反建議,跟工會當初要求和底線完全不符,當場拒絕和退席。

在談判宣告破裂後,總會介入協助分會按照工業程序,把案件申請帶上工業法庭;並在同年8月獲得人力資源部長古拉的同意,交由工業法庭審理。


有關案件交上法庭的進展,我會在下回的文章再跟會員詳盡地匯報。



馬來西亞半島新聞從業員職工會總秘書


陳城周 啟
2019年1月19日


           

第21屆NUJ星洲媒體分會執委會陣容 (2018~2020年)


第21屆NUJ星洲媒體分會執委會陣容 (2018~2020年)

致全體會員,

謹此通知,NUJ星洲媒體分會已於2018年6月29日舉行兩年一度的分會會員大會,結果至提名截止時,執委會陣容只湊足9名執委,仍有2個空缺未能填補,由於受本章程之規定,若出席的會員代表無法在當天的會員大會上以舉手方式遴選剩餘的執委代表,過後就不能在執委會會議上通過委任方式加入新執委。


NUJ星洲媒體分會第廿一屆執委會陣容:


主    席:陳孝仁(普通新聞組)
副主席:蔡添華(攝影組)
秘    書:陳佩莉(大都會)
副秘書: (懸空)
財    政:林佳香(社會新聞組)
執    委:蔡慧婷(國際新聞組)
                黎秉輝(普通新聞組)
                陳城周(普通新聞組)
                包素菡 (良醫組)
                葉洢穎  (副刊)




秘書處啟
2019年1月

Thursday, August 11, 2016

分會中秋聯誼晚會,歡迎會員踴躍報名參加

各位會員

中秋節即將到來,星洲NUJ分會為了讓會員們可以彼此聯絡增進感情及共慶佳節,將在9月23日(星期五),於星洲休閒及康樂俱樂部(Club House)戶外區舉行中秋晚會,屆時我們會為大家準備好吃的食物及月餅,以及一些猜燈謎的小節目供大家參與,讓大家賞月共樂。

活動詳情:
日期: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
時間:7pm~12am
地點:星洲休閒及康樂俱樂部(Club House)戶外區

此次的活動我們將象徵性收取5令吉的報名費,並於即日起接受報名,至9月5日為止;欲知詳情會員們可聯絡以下執委詢問,或向任何一名執委報名。

陳偉倫(星洲意外組) 分線:8727
陳孝仁(星洲普通組) 分線:8564
陳佩莉(星洲大都會) 分線:8722
駱宇欣(星洲編輯部) 分線:8576


星洲NUJ分會秘書處 啟

分會改選換新血,偉倫接任新主席

各位會員,

NUJ星洲媒體分會於6月24日的會員大會的遴選出10名代表,再經過7月22日的執委會會議覆選要職後,已確定第二十屆執委會陣容如下:

主席:    陳偉倫(星洲社會新聞組)
副主席:蔡添華(星洲攝影組)
秘書:    陳孝仁(星洲普通組)
副秘書: 陳佩莉(星洲大都會)
財政:    駱宇欣(星洲編輯部)
執委:    鍾君勝(星洲馬六甲辦事處)
               蔡慧婷(星洲國際新聞組)
               傅文耀(星洲財經組)
               黎秉輝(星洲普通組)
               林佳香(星洲社會新聞組)

首先,我十分感謝前任主席陳城周在過去16年來擔任分會主席時所作出的努力、犧牲與貢獻,從他的手中接棒不是一件容易的任務;事實上,這一屆的執委會理事新舊參半,我在第18屆執委會時加入成為執委,添華、佩莉、君勝及慧婷則在第19屆加入,孝仁、秉輝、宇欣、文耀及佳香都是新人,所以我們在經驗上算是一個很新的團隊,有許多必須要去學習的地方。

不過,職工會是大家的,因此我們希望各位會員在接下來的2年期間可以不嗇指教,給我們更多的提點與建議,讓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另外,我們與館方之間的2014-2016年勞資合約(CA)即將在今年杪屆滿,為此執委會已經開始著手商討我們應該在下一份CA中修改或加強的一些條文,我們也希望各位會員可以提供一些建議供參考,讓我們一起集思廣益地找到一個更好的方向。

會員們今後若有任何事情欲聯絡工會,歡飲電郵至這個電郵地址,我們會盡快地回覆大家,謝謝。

第二十屆NUJ星洲媒體分會執委會主席
陳偉倫

Sunday, June 19, 2016

會員大會提醒

致全體會員:

事項:召開第廿屆分會會員大會

茲提醒會員,本分會將於以下日期、時間及地點召開第廿屆會員大會及新執委會改選,敬請會員們踴躍出席,確保大會達到法定人數(或至少55人),避免會議流產。

日期:2016年6月24日(星期五)
時間:6.00pm
地點:星洲休閒及康樂會所(戶外區)


歡迎有意競選或提名執委會高職及普通執委的會員,可向秘書處索取提名表格。同時,會員受促儘快提呈大會提案或動議,以在大會討論。



秘書
陳偉倫  分線8727
016 - 9310911
電郵:sinchewnuj@gmail.com

備注:分會秘書處已於上個月杪致電郵通知全體會員,當時地點尚未確定,如今已改地點,請各位會員留意,謝謝。

Wednesday, June 8, 2016

布城上訴庭判決館方勝訴,允許第四條文進行司法檢討


致全體會員:

第四條文的法庭案,已於今年4 月29日在布城上訴庭審結。

很遺憾地,這次的裁決有點出人意表,工會暫時無法過關。上訴庭三司一致裁定將此案交回予工業法庭重新裁決。

上訴庭接納公司律師援引1967年工業關係法令第30(4)條文,也就是工業庭主席(法官)當初的書面判詞 ,沒有詳細闡述它作出判決對公眾利益,尤其星洲媒體公司和業界所造成的財務之影響。

原文如下:

Awards
30. (4) In making its award in respect of a trade dispute, the Court shall have regard to the public interest, the financial implications and the effect of the award on the economy of the country, and on the industry concerned, and also to the probable effect in related or similar industries.
隨著上訴庭這項裁決,意味著此案必須重新再來審理,不過一般在工業庭和高庭的判決,相信都會維原判,只是工業庭法官必須寫清楚它依據甚麼理由來下判。因為公司代表律師一直以工會違諾並要求刪除“第四條文”,會對公司原本已經作好的財務預算(budget)造成影響來反駁。

當然,我方律師列出的爭議點是公司在2011年的業績和盈利均有不俗的成長表現,而且根據公司自行計算給法庭的清單,於2011年12月公司發放追薪之前離職位的NUJ會員共有41人,公司應繳付給這批前會員的追薪只是區區RM 41,548.58 。(備註:待件正式了結後,NUJ將
列出完整的名單)

姑且不論公司因為不要歧視其他離職者(內部工會的會員或非會員)而得支付相同的追薪數額,但區區4萬2千令吉左右給本會會員,會否真對公司財務狀況帶來“很沉重”的影響,大家心里有數。

工會是在2012年強烈反對公司在2011年集體合約(CA)的第四條文中,制訂否決離職員工因為合約未正式簽署生效而追討調整加薪權利的不平等條文,因而決定帶上工業關係局申訴。
工業關係局調解失敗後,案件繼而交由人力資源部長定奪,時任部長拿督斯里蘇巴馬廉於同年12月決定把案交給工業法庭審理。

接下來,NUJ 將誓守原則,捍衛會員之權利為依歸,繼續在工業法庭作好準備,以迎接另一輪抗爭之挑戰。


主席


陳城周
2016年6月8日

會訊形式調查